生活
新闻资讯
视频新闻
信息
房屋出租
房屋买卖
人才招聘
求职简历
征婚交友
二手车辆
出售求购
商家信息
怀仁
怀仁特产
怀仁景点
怀仁美食
怀仁名人
怀仁历史
怀仁民俗
怀仁民歌
便民
公众微信
便民电话
违章查询
怀仁Q群
公交线路
查公积金
购物
今日上新
9.9包邮
超人气榜
网站首页 >> 怀仁历史:怀仁窑的前世今生

怀仁窑的前世今生

2019-05-24 21:47:21 浏览:626

“怀仁窑”,乍一看,这个名称的外延太宽泛。在怀仁,以“窑”冠名的有煤窑、砖窑、瓦窑、石灰窑、水泥窑、碗窑、瓷窑,而“怀仁窑”所指为何?请看《中国陶瓷词典》的解释:辽、金、元瓷窑,窑址在今怀仁县,分布在小峪、张瓦沟、吴家窑等地,产品以烧黑釉瓷为主,器物有碗、盆、缸、弦纹瓶、鸡腿瓶、盏托、大口罐等。胎质较粗而釉质甚精,划花为主要装饰,线条简练。

本文论述的怀仁窑,当指怀仁境内从新石器时期至当代所有陶瓷生产活动的总和。

在怀仁,县境西部的洪涛山脉由南而北分布着三条大的河谷,自西向东汇入桑干河,它们分别是大峪河、小峪河、鹅毛河。历史上,三条河谷内均有陶瓷生产活动,而目前尚在生产的却只有大峪河沟内的吴家窑陶瓷厂了。其它陶瓷遗址均有遗存,但随着近年来修路扩建,遗存也所剩不多了。

怀仁地处大同煤田,煤炭储量丰富。与煤炭伴生的高岭土——大同土,在当地俗称砂石或黑矸,是闻名陶瓷界的高品位原料,在大峪河沟内蕴藏量尤丰。因其质量高产量大,也因其一般是与煤炭混采,当地一座煤矿即取名砂石矿。

大峪河沟内的碗窑村热窑湾有黄土,直接施于坯上,烧成即为釉,俗称黄土釉。还有一种称为“立土”的黄土,不用添加任何配料,直接施于瓷坯上即可烧出乌黑的釉来(古代人并未掌握钴、錳、铁等氧化物,不会有添加料。此土矿前些年开煤矿被推,有待专业人员再去勘寻)。

在此三条河谷内,沿河岸山崖裸露的红色、紫色、土黄色岩石,都是制陶瓷的原料。笔者曾从不同地方取上述岩石,经粉碎、成型、烧成均可烧结,只是烧结温度不同,有些岩石烧成后近似紫砂质,大有开发前途。

吴家窑矸土品类繁多 ,有“软矸”“硬矸”之分,从做大缸粗陶到制白胎细瓷尽可采选。出了大峪河沟至清水河段又有优质粘土矿藏——当地称石庄土。这里有闻名遐迩的石庄瓦盆村。

三条沟内优质的陶土原料和丰富的煤炭燃料,是陶瓷生产的必需物质资源,怀仁具有,得天独厚。

鹅毛河下游鹅毛口中街村西北岸一个名为瓜地沟的地方,有一处规模较大的古石器制造场遗址,是1937年由我国著名古人类学家贾兰坡教授发现的,贾兰坡曾三次来鹅毛口古石器制造场遗址考察,写出了《山西怀仁鹅毛口古石器制造场遗址》的调查报告,于1973年发表在《考古学报》第二期。报告把石器制造场断代于新石器早期,距今约一万年。报告在文化遗物中提到:发现有三块细泥红陶片,最大一块约10平方厘米,陶质细腻,不含砂粒,表、里有刮抹的痕迹,颜色黄褐,与华北各地常见的仰韶文化的细泥红陶没有明显区别。

1984年第4期《史前研究》中《山西怀仁窑子头的细石器遗存》一文提到,距鹅毛口石器制造场仅隔一条小冲沟的窑子头村“东岭”发现了一些细石器,同时发现的除有细泥红陶片外,还采集到灰陶片(一般灰陶产生于红陶之后)。

上世纪70年代,故宫博物院专家在鹅毛口张瓦沟发现了宋、辽、金、元、明、清六朝烧制陶瓷的遗址,把怀仁陶瓷活动上溯到宋代,下延至清代,并证明当时当地的陶瓷业已很具规模。当地还发现了一件形态逼真的黑釉盘角大尾巴羊玩具。上世纪80年代,鹅毛口当地农民在南山坡耕地,犁出一个大陶罐,也可作为佐证。

下峪遗址位于县境东部的河头乡,距桑干河东岸约七千米,遗址西边台地上有大量的生活用陶器残片,多为盆、罐类,以素陶为主。下峪村南二百米处的高坡上,残陶片密密麻麻,俯拾即是,多为三、四厘米的残片。陶片上有多种组合的细纹,也有少许的附加堆纹,粗绳纹极少,多为灰陶,有少量夹砂陶。考其年代上限不晚于西周,下限应在汉代。遗憾的是当地未见陶瓷窑遗址。但在交通运输尚不发达的当时,这些陶器是不会由远方运来的。

怀仁县城东15里处的陈庄村发现了一处较大的东周时代遗址,遗址内土层中有很多泥质灰陶器残片和少量的夹砂陶片,陶片上有细绳纹,器形有壶、盆、罐,最多的是豆。

怀仁县城北20公里处的温庄遗址,城墙夯土内仍有很多陶器残片。县境内汉代勮阳城遗址内有大量生活用陶器的残片。县城南30多公里的日中城村南有一古城遗址,内有各种汉代纹饰的陶片信手即可拾到,还有瓦当。

县城南10余里的万金桥村西南发现了大量残陶片堆积,面积有一百多平方米,近一米多厚,残片多为大型的坛、罐、盆,器壁厚重,器形硕大,此处是一个值得专业详考的地方。

近年县城大拆迁,城内多地有陶器出土。在仓巷地下发现了数口金代的大型陶罐。观巷内有一处辽、金残器窖坑。在怀仁老城周围发现的许多辽、金、元、明、清时代的墓葬中,都有许多陶瓷明器;县城内泰安门施工,发现了大量辽、金时期的瓷器残片;怀仁气象站一带的辽、金墓中出土了黑釉瓷器“黑釉剔花坛”。

据叶喆民著《中国陶瓷史》载:作者1977年考察该窑址(怀仁窑)时,曾采集到白釉、黑釉、酱釉、白地绘黑花、黑釉划花、白釉灰地剔划花、辽三彩、钧釉等瓷片,还有鸡腿瓶残片,多属辽金之物。可见怀仁于辽、金时代为陶瓷兴盛之地,陶瓷业发达,留有许多遗存。

上述这些都印证了自鹅毛口细石器时代(当时人类已能制作原始陶器)到春秋战国、汉、唐、宋、辽、金、元、明、清,在怀仁这片土地上,一直有陶瓷业长时间存续,人文历史悠久,文化积淀厚重。陶瓷生产有过辉煌的历史时期。

怀仁窑陶瓷的工艺强项是:釉质甚精。

怀仁窑陶瓷的装饰特色,主要是釉层剔划花,详细可分剔花和划花。

白釉剔划花,黑釉剔划花,怀仁窑都有,其刻划方法是:

1、留花剔地,划出花纹后把空地全部剔掉。

2、黑釉剔划花,是利用黄土釉烧成后的黑色和经过剔划后露出的坯体色,以强烈对比形成清新明快的花形,其实剔是要产生“面”。

3、单线划花,在釉面上只用线条钩出纹样来,空地不做任何处理,划不产生“面”。用线组成“面”是又一回事。

4、钩花划地,先勾出纹样的轮廓,然后把空地划成各种形式的线条,构成较柔和的中间色调,怀仁的特色是划成“席片纹”。剔划花纹使用的工具很简单,有一种粗铁笔,一种细铁笔和一把骨或竹制的平头小铲,一般先用细笔划出流畅的线条,再用粗笔加宽加粗。

剔划花是釉层装饰中的一种,含剔划釉色和剔划化妆土两个方面,按釉色又分为黑釉剔划花或白釉剔划花,其实黑釉剔划的是釉层,白釉剔划的是化妆土,而后再罩一层透明白釉。

明末后,怀仁窑除吴家窑碗窑村有陶瓷生产,石庄村有红土陶器生产外,再无窑口存在。

怀仁石庄村的红土瓦盆,当是明末清初兴起。石庄村的陶器生产,烧成温度在900摄氏度左右,胎质类似仰韶文化的陶器。直到上世纪80年代还是手工轮制,一人转轮,一人拉坯,甚为原始。主要生产罐和盆。罐主要有水罐(取水、运水、储水之用)和饭罐(有单耳罐和双耳罐),陶饭罐罐壁厚,有保温的优点。早先的庄稼人出地劳动,早饭要送到地里去,就用这石庄的红陶罐。茅罐,即俗话中的粪罐子,常为菜农所用。盆,用处多,品种也多,有半升盆、五升盆、七升盆、大斗盆,有盛菜、盛糕的盆。种花作花盆,透气,不腐根。也有夜用的尿盆、乡俗发丧用的丧盆。三百多年来,石庄盆红遍口里口外,在外乡,瓦盆成了怀仁的代名词(笔者1987年在该村下乡一年,曾建议窑户可用石膏模成型,既规整又可提高生产效率)。由于怀仁石庄瓦盆的使用价值逐渐为现代器物所取代,且无任何艺术追求,又由于环保等因素的限制,瓦盆业已失去了生命力。

《怀仁县新志·物产》载:磁器、沙器、红瓦器……

《中国实业志·山西卷》载:怀仁陶埴一技,独擅北方。

此为地方志书对怀仁陶瓷简洁的记载,亦可看作粗疏之笔 。《大同府志》记载,闻名于世的大同明代琉璃九龙壁,是怀仁吴家窑制造。

吴家窑作为怀仁窑众多窑口之一,延续时间最长。笔者于上世纪70年代初入吴家窑瓷厂当学徒时,厂里还有一些古旧的作坊,称为“大场房”,场房低矮,炭火烧炕,干燥坯体,当时已改为打制耐火砖的场所,紧挨着有直焰窑,还在使用。能烧造出大同九龙壁这样的巨制,想必一定要有一个相应规模的场地并会有一些遗存,但吴家窑村距碗窑村仅二里地又在一条山沟里,几十年来多方寻访,连片砖只瓦的琉璃部件都未能有所发现。为此,笔者请教山西陶瓷老专家朔州籍的水既生先生,他指出:有时一些大规模的一次性陶瓷活动,就在现场搭棚建窑,大同琉璃九龙壁就有这种可能。

谈到琉璃在怀仁的历史,他老人家讲了一个骇人听闻、仅流传于怀仁窑场的故事:说的是一位年轻窑工,邀来四邻八乡,大宴宾客,说是要请吃肉。人们盘腿上炕,只等肉到。但迟迟未端上来,便问东家:“你的肉呢?”年轻窑工指着炕上的老父冷言道:“你下来!”又对大家说:“就吃他。”众人骇然,惊问:“啊!吃你爹?”窑工道:“留着他有啥用!几十年了,一个琉璃药方,他都不传我,不如杀了吃肉。”一个寓言般的故事,不无夸张,可见琉璃烧制,技艺传承,在怀仁是有其渊源的。

能有名有姓与现代陶瓷生产联系起来的近代陶瓷活动,在我县只有大峪口沟里的吴家窑村和碗窑村。碗窑村原名张毛圪塔,依托自然资源优势,村民祖祖辈辈烧碗,就得了碗窑的村名。旧时碗窑村也有“瓮窑”,但做的小件多大件少,也就没叫出瓮窑村、缸窑村的村名来。其实北上不远的左云马道头就做大瓮大缸,真还有点大件小器自然分工的意味。

碗窑村至解放前尚有十家陶瓷烧造大户,能记起的,分别是大峪河西王氏,字号五盛永的大场院;王氏的西场院;字号五福常的王氏;河东字号永成功的王世英;周善堂的北柜;王生瑞祖上的南柜;王培如祖上的瓮窑;顾氏的字号天顺意;热窑湾刘三红的祖上;以及西场院的李奇、李果的祖上。其可谓星罗棋布,规模非凡。

陶瓷烧造大户们的后人,大多承继祖传从事陶瓷业。

如五盛永王氏,有王文、王茂、王五虎等,他们的祖爷老弟兄五人:王子仕、孝仕、父仕、心仕、宽仕在五盛永的旗帜下,人多势壮,一百多年前在晋北陶瓷行业独大一方,盛极一时。

北柜有周四、周根喜、周瑞、周秀、周占录、周进兵、周进才。周瑞是拔笼盔高手。

南柜的王思敬、王思聪弟兄二人是陶瓷模型造型高手,王思聪的“菜盒”“奔马”瓷器作品,是如今人们收藏的热货。

瓮窑的王根寅、王根成、王培如、王小山、王长才、王云从事陶瓷产业一直到退休,当年瓮窑的产品在大同盛永福瓷器店开有专柜。

西场院的李奇、李果、李久云,其后人李录、李春是我县当代陶瓷名家。

天顺意的后人顾四六、顾焕子、顾君、顾二牛、顾二旦、顾存英、顾存贵、顾明都是彩画和捏塑的大师傅。顾天泰也在瓷厂管事多年。

永成功有王世英、王杰、王占荣从业陶瓷。

热窑湾有刘瑞、刘仲、刘五、刘存礼、刘生有。

历史上,碗窑村的陶瓷生产工艺相对落后,以现代人的角度看,那真是原生态。笔者入陶瓷行业40多年,第一次听到“撞釉子”这种工艺,以前一直以为石磨水磨磨釉料就足够古老的了,不意有更原始的“撞釉子”法来研磨釉料。“撞釉子”也叫“二人抬”,是两个人在水石槽中用木棍来回推拉一块重石,从而研磨釉料。撞的差不多时,加上水搅匀,舀出沉淀去杂,即可施用。试想此法与石磨相较,孰优孰劣?这是一个力气活儿,泥水活儿,笨活儿,常由年龄大一点的孩子们担当,两人挣一个大人的工钱,家境穷苦的孩子们多为之。张茂德师傅年少时就干过。

那时的釉用石料还是从河北唐山用骡马驮子驮回。千里之遥,实属不易。

旧时山村里的孩子们念书的少,有点体力即去窑上干活儿,小的送饭,大的揉泥、码坯、帮工、打杂,甚或赤屁股孩子就干上活了。王润余七八岁帮工,王五虎十一岁就参加工作。

在碗窑,称呼老一代轮盘上塑造器皿坯件的师傅为捏黑货的,因为这些坯件是要挂黑釉的。知名姓的好老师傅有顾存英、顾存贵、王杰、王斌、王五虎等。要想学成个捏黑货的轮盘大师傅也不容易。大师傅带徒弟是要挑苗子的,看你是否端正健壮,看你是否聪明灵利,看你是否吃苦耐劳,当然也看你是否沾亲带故。张茂德师傅当年是在大师傅吃饭的空挡试着学会的。也有看不起后生、鼠目寸光的大师傅,顾虑教会徒弟饿死师傅,看见年轻人上轮试试,便嘲讽曰:啊?人不大,心倒不小。就这不大的人,后来也是股长科长干部的当当。这是后话了。

碗窑瓷厂的原始轮盘是靠手摇惯性为动力的,放上泥尽快拉坯成型。拉小碗摇一次轮盘做两个,一天也能做五六百个。1958年后,电动机轮逐步取代了手摇轮盘,但直到70年代,王贵义师傅还用手工轮盘做一些特殊产品。

陶瓷成型自古不外捏塑、轮塑、模塑。唯有轮塑是靠机械的,因而效率高,产量大,器型易于整齐划一,故陶瓷的大宗产品都是轮制,如瓮、缸、盔、罐、盆、碗、碟、盏、壶、盘等。在碗窑的陶瓷制品中还有些有地方特色或地方称呼的,如马笼子(盛放米面)、饭罐、调料钵、大二盔子、盆子、大罐、夜壶、油葫芦(马车上带的润滑油贮存小瓶)等。

说起这油葫芦还有个小故事,那年腊月,碗窑的二后生去内蒙卖陶瓷油葫芦,内蒙地广路长车多,二后生谋的准,有备而往,住进车马大店,谁知恰遇大雪封路,数日内行人不见车马稀,一车油葫芦卖不出去。不要说回家过个好年,眼看盘缠花净,恐怕连家也回不了了。望着漫天大雪,不禁潸然泪下,继而悲恸不已。店家问其何以如此悲痛,二后生哭道:我们碗窑村能做油葫芦的小手师傅得急病死啦,油葫芦口小,天大的老师傅也做不了,这油葫芦再也做不出来了,我哭我的小手师傅。店家看二后生情深意重,再一想这绝无仅有的一车油葫芦也能赚一笔,就慨然包下。二后生想小手师傅心切,当日谢过店家,携了一车油葫芦的钱,风雪不挡道拍马不回头,去了。

在碗窑村一说到能自立“轮盘”养车马,就是上好的人家,“立轮盘”是自备了整套窑场窑具窑炉的。解放初划成份,这些人家都划到富农以上,一些窑场主不愿享用这“头衔”,纷纷亡命天涯,一般走口外的多。后来政府的政策也放的宽,办事的也实事求是:你们回来,亦可划中农。话是放出去了,但归者寥寥。

碗窑村陶瓷业于公元1949年后有了划时代的变革。河西陶瓷大户大场院、李奇窑、西场院、五福常窑、永成功窑在党的领导下,由公私合营直至成立了国营怀仁县碗厂,首任领导马道明。1954年,河东成立了吴家窑碗业生产合作社,年轻的段英是领导,1958年并入县碗厂,成为直到如今的吴家窑陶瓷厂。

1957至1958年,乘着大跃进的东风,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吴瓷厂开始安装球磨、机轮 ,用柴油机、蒸汽机为动力带动球磨、机轮、石碾进行生产,效率大为提高。

特别值得大书一笔的是,当年厂领导高瞻远瞩,派出大量识字的青年去河北宣化陶瓷厂学习,有王茂、顾明、张通、魏忠义、武立奎、杨二兵、高喜印等。陶瓷工艺、原料、烧成、模型、成型,样样齐全都学了回来。后来这批才俊各领一方,成了吴瓷厂的顶梁柱。

吴瓷厂的陶瓷装饰,一路是当地祖传,是画粗瓷的(黑釉缸罐一类),有周老爱、张焕女、顾二旦、陈果叶等。画粗瓷的传统画料是称作“马马红”和“红垌”的当地土料,画在挂了碱矸(化妆土)的生坯上,再上釉烧成,这就是名贵的陶瓷铁锈花装饰。另一路是1959年赴宣化学习彩绘的师秀梅、张秀梅、夏月梅、李立英、贺秀兰,是画细瓷的。画细瓷一般用氧化钴,最早用的是南洋输入的“苏泥勃青”,后来采用“珠明料”。这就是大名赫赫的青花瓷。

1958年,国家工业基建大干快上,窑炉耐火材料抢手,吴瓷厂烧制耐火砖得天独厚。于是乎,全厂总动员,拉坯的、捏碗的、赶皮车的,连老哑仝贵林等,只要体力好的一齐上阵,改行打砖。又充实了制模木工师傅李英、岳存、李富国。同时四路八下招工,一时间,此起彼伏的打砖声声声不断,烧砖窑炉火冲天。1962年,国家进行“六二压”,一声令下,多少青壮工人离厂回乡。日后国家落实“六二压”政策,有多少人为复职跑断腿,有的人至死也没跑出个结果。

1959年,吴瓷厂从小峪煤矿拉线输入电力,这是大峪口沟内第一家。吴瓷厂能在50年代开怀仁手工业用电之先河,老厂长薛凤仪功不可没。薛凤仪是时任大同市长薛凤霄的弟弟,一趟电杆是从别处拆来的,碗厂全力以赴拉运电杆,凡参加拉电杆的工人一律白面馒头侍候,此事在当时传为佳话。50多年后的今天,当年的参与者每谈及此,自豪之情仍溢于言表。当时的峙峰山矿、砂石矿都是从吴瓷厂输电。

70代初,王文轩任吴瓷厂书记时,他主导大力开拓新产品,厂里开发生产的黑釉描金立式茶具、黑釉描金盖杯,搅釉合半、三合、四合、五合壶,松竹梅坛、向日葵大菜盒、鱼纹小菜盒,象型醋、酱油壶等产品,以其独到的地域特色和鲜明的土釉风格名重一时,行销国内外。出口瓷换回的日野汽车,从瓷厂下金沙滩,迈速七十跑大峪沟的山路,风生水起。那是吴瓷厂的辉煌时期。

陈平、薛凤仪、张培业、白世芳、王良金、王文轩、曹维凡、王三籽、周永兴、常光有、孙二权、贺增禄、唐秉成、李录、田官有。以上是吴瓷厂的历任老领导名录,有些人已离我们而去,后来者应该感念他们。

相较吴家窑陶瓷厂,后来居上的雁北地区瓷厂,在怀仁人的印象中是有些洋气的,先看那四根顶天立地的大窑道,那是怀仁现代工业化的象征,是地标式建筑。曾经的黑烟滚滚,那是欣欣向荣的时代特色。

1958年,山西省轻工厅决定在雁同地区建两个大厂,一个是糖厂建在大同平旺,一个是瓷厂尚需勘址。瓷厂筹备处设大同市小南街43号市招待所。筹备处主任刘广和,当年王连华、鲁福祯、曹发田、胡昭明一行四人曾去朔县勘址,因朔县朔方朔风大,积沙厚,后来看中了怀仁这块风水宝地,厂址位于县城西关。建厂规划国家投资150万元,年产150万件产品,厂名定为大同瓷厂。初期霍玉如任党委书记,1958年动工,直至1963年四大烟囱建起前,厂内生产一直为试验、试产阶段。

建厂伊始,1958年派胡昭明去湖南醴陵学釉下五彩;新招徒工李祥、李秀梅、韩秀兰、靳如意、姚甫舜等20多人赴江西景德镇学习彩绘八个月;曹日才、龚廷贵、张旺、张守金等赴山东海城学模型、成型。可见当时厂领导的开阔胸怀和远大抱负,值得后来者钦佩。

随后,各路陶瓷大家齐聚怀仁:1961年,山东宋述法来厂;1962年,北京硅院浦宗仁、刘西良,太原张寅卯、田晋运来厂;随后,省轻院毕业的赵彦忠、毛铨、安国祥、赵德胜等近20人来厂。1963年,江西景德镇陶院廖文尧、陈述雄来厂;1964年,四川美院吴德文(后为著名画家)、中央美院郭印良来厂;1964年建隧道窑,天津大学周录洁来厂;1968年,山西轻工业学校工艺美术专业(陶瓷、装潢、印染)三个班的大部学生分配来厂,他们是白德华、郭复新、裴文奎(现为著名画家)、王汉中、龚萍、安素卿等。后来的这些学生,大多无用武之地,安排站机轮、看碾子、装出窑、烤花、贴花、开汽车等。学未致用,浪费极大。

1970年,大同瓷厂划归雁北地区,1975年改名为雁北瓷厂,1985年划归怀仁县管理,1993年怀仁县划归朔州市,还挂过朔州瓷厂的牌子,但这个厂名没叫出去,后来不挂了。再后来厂子也没了。

雁北瓷厂的历任老领导有霍玉如、马骥、郭慧生、齐学增、郭高才、王文轩、伊兴志、宋述法、郭永宁、张仕贵、张宏、李录等。

雁北地区陶瓷研究所成立于1975年。陶研所的成立,一来是基于当时雁北地区各县(朔县、右玉、平鲁、怀仁)陶瓷厂纷纷上马,需要技术支持,是大形势的需要。二来是雁北瓷厂有过多的技术人员得不到恰当的使用,纷纷外调,地区为留住这些“老九”,设了陶研所这座庙,使他们有了用武之地,其功德大矣。

陶研所的前身是雁北瓷厂的试制组。首任所长宋述法,书记郑广。陶研所聚集了不少陶瓷方面的技术、艺术人才,生产的陶瓷酒具、茶具、嫦娥台灯、长颈鹿台灯、玉柱杯等在70年代是难得一求的精品,也是当时人们礼尚往来的上好礼物。王汉忠创作的玉柱杯为人民大会堂山西厅选用,“雁翠瓷”获国家轻工部三等奖,赵彦忠、李石志被聘为《陶瓷艺术》编委,廖文尧、陈福冬、李石志等人的陶艺作品赴日本崎玉县参加展览,并高价售出,为山西争了光。

尊师重艺是陶瓷行业的优良传统,陶研所宋述法所长是工人出身,练就一身技艺,当时陶研所的员工都不称其为所长,而是亲切地称呼他宋师傅,充满崇敬之情。陶研所还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凡新来的学生,无论是大学生二学生,都要认一位专业师傅,再从一笔一画、识料辩色学起。当时笔者由所长指派,认湖南醴陵釉下彩传人陈福冬为师,数年学艺,终身受益。                         

1975年,雁北轻工局在雁北瓷厂办起了“七·二一”工人大学,全区各瓷厂都派员来学习陶瓷技术,以应善宝、胡昭明、谢成林、毛铨等本单位的老牌大学生、老工程师为教员,学员有刘翠喜、蔚强、穆易、王文军、朱万何等,这些人后来在各县各厂大都成为技术骨干和业务领导。即使后来搞承包经营或独立建厂,他们也都是行家里手。可见学得一门手艺技术,为立命之源安身之本,是何等重要。

80年代初,雁北地委副书记郭巨民曾策划在陶研所的基础上新建陶瓷学校,后陶研所划归怀仁,随之新建陶瓷学校一事告吹。1993年,怀仁县在陶研所院内建起了三层的陶瓷学校教学楼。教室、办公室一应俱全,后来没了下文,再后来成了县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和疾控中心的办公场所。如当年怀仁的陶瓷技术教育能及早起步,如今的怀仁陶瓷一定会臻于更有文化更有品位的境界。

陶研所的历任老领导有宋述法、郑广、贾少华、胡昭明、陈述雄、李中林、邢明山、毛铨等。

怀仁县陶瓷厂的前身是县砖瓦厂的陶瓷车间。该车间1976年成立,车间主任贺忠,有两个成型车间,主要是拉碗(制坯),共有五、六十人。陶瓷生产初期,厂里派石存山、师维平、周再德、王转如等去河北宣化学习陶瓷工艺、制模、成型、烧成。1977年,县砖厂搬迁,县陶瓷厂成立,历任厂长有任有树、常光有、王官贵、孙二权、高玉福、苏佐等。随着市场的需求,1978年开始生产马赛克砖,技术员马润贵设计样品包装盒,深受客户欢迎。1996年改产陶瓷卫生洁具。

怀仁县城关镇陶瓷厂于1974年由街道居民创办,主要生产碗、杯。1981年和吴家窑陶瓷厂合办,开始生产建筑用琉璃制品。1993年后陶瓷酒瓶成为其主打产品。

时至今日,怀仁县已发展成为一个有60余厂家、90多条生产线、年生产能力超过15亿件产品的日用瓷生产基地。在艺术瓷方面有釉下茶彩、铁锈花釉、窑变釉、釉中彩、堆釉、刻瓷、瓷塑等,这些产品在全国和省级陶艺展赛中,屡获金银铜奖,并由此培育出了土生土长的省级陶瓷艺术大师。

广义的怀仁窑,应该是一个陶瓷产业,是生产时间跨度更长、陶瓷活动范围更广、陶瓷种类更繁杂、从制造土陶器到生产细瓷的众多窑场的集合体。我们今天追溯它的历史渊源,为的就是传承发扬,使其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更加辉煌灿烂。

在本文的撰写过程中,笔者走访了我县老一代陶瓷工作者胡昭明、廖文尧、马润贵诸先生和王五虎、张茂德、王占荣等众位师傅,县域内的考古内容参阅了安孝文先生这方面的著述,在此一并表示感谢。


网友评论:
我也评论:

热门推荐

关于怀仁588信息网 | 法律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Copyright ® 2007 - 2014 怀仁588信息网 版权所有

晋公网安备 140624020000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