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新闻资讯
视频新闻
信息
房屋出租
房屋买卖
人才招聘
求职简历
征婚交友
二手车辆
出售求购
商家信息
怀仁
怀仁特产
怀仁景点
怀仁美食
怀仁名人
怀仁历史
怀仁民俗
怀仁民歌
便民
公众微信
便民电话
违章查询
怀仁Q群
公交线路
查公积金
网站首页 >> 怀仁历史:忆昔日鹅毛河

忆昔日鹅毛河

2019-04-16 21:54:08 浏览:1237

作者:杨尚文

一、从源头说起

鹅毛河的主流发源于左云县截口山(老龙王山),向东经葫芦峪、拳羊头、潘家窑、冯家窑、上下山井等地,进入怀仁县境。这一段河当地人称冯家窑河,为鹅毛河的上游,上游全程五十华里。全部流域为重岩叠嶂的大山和纵横交错的沟壑,沿途又有各村沟峪中的涓涓细流汇入。

冯家窑河流到下山井村,有第一条支流注入——水窑河。水窑河亦发源于老龙王山,向东偏北,流经店湾、兴隆沟、大路坡、五峰嘴、大南沟、石门、水窑等地。冯家窑河与水窑河汇合后入怀仁界,称鹅毛河。

鹅毛河出下山井村一路东进,黑龙沟(大黑沟)流出的一股清泉注入,水量大增。流入王卞庄村后,又注入了全河第二大支流——羊圈沟河。羊圈沟河发源于大青山南,途径王村、乔村、长流水、青阳湾、史家沟、高陀、野东沟、耍长沟、香炉沟、柴沟、羊圈沟等地,这里路险坡陡,猛兽出没,好进难出。平时,水清如碧,潺潺流淌;山洪暴涨,颜色陡变,由青而黄,黄而黑,拖泥带石,飘枝浮桠,横冲直撞,咆哮而出。

王卞庄村隔河向南,有两条沟,一条通石井村,一条通悟道村。从清凉山、石井山后山坡流下的水,从此流出,也注入鹅毛河。水量不大,却清澈见底。大热天,上清凉寺,渴饮此水,心旷神怡。从前山流下的水,注入悟道河、石井河,经赵庄、何家堡流入磨道河。

鹅毛河出王卞庄,东行二里,由西北方向注入了全河的第三条支流——虎龙沟河,窑子头村正好座落在二河相汇的夹角。虎龙沟河亦源于大青山,途径鸦儿崖、马口、盘道、老窑沟、磨堂等地,到现在的虎龙沟矿后,峪口骤然变宽,这便是怀仁县最大的峪口——鹅毛口。鹅毛口,宽约百米,长15华里。鹅毛口山由南向北延伸到这里,真如有一神工用鬼斧劈开一般,一山截为两截,鹅毛河水从中奔涌而出。

我年轻的时候,去姥姥家常走此路。那时只觉得这条沟越走越窄、越奔越高、越爬越险,仿佛在爬向天的尽头。脚下哗哗流淌的清泉,拍打着山石,时而形成大小不等的瀑布,像一幅幅帷幔从天上泻下,时而聚成潭渊,一颗颗、一串串像珍珠点缀山间。两岸山势,这边峭立,那边平缓。每逢春夏,荆棘丛生,百花争艳,百鸟齐鸣。百花中,尤以山丹丹花最为鲜艳,这种花每年增开一朵,如果挖回去栽种,不管多少年的花,也只开一朵。百鸟中,尤以野鸡最为耀眼,漫山遍野活蹦乱跳,但很难逮住它。

二、鹅毛河,母亲河

鹅毛口村西山坡下,有一道宽约二、三米,长约十几米的护村大坝,每年夏末秋初,都是它挡住奔腾汹涌的山洪,守护着村民的生命财产。这道大坝最早不知建于何时,但村人年年加固维修。其功能足可和都江堰相媲美。

由于坝不太高,河水漫过大坝,逐渐在坝外形成一个河塘,当地人叫坝头塘,河塘不大,小鱼和蝌蚪在塘里游来游去。也不知在何时,竟从坝下冒出一股清泉,喷涌而起。喷泉如一朵硕大的白牡丹,花瓣围着花蕊,不时翻滚,击打塘面,荡起层层涟漪。孩子们经常在那里戏水,妇女们在河边洗衣、淘菜。

坝头塘的清泉循着宽阔的鹅毛口大街水渠向东流去,大街上有南、中、北三道水渠。南、北渠渠基垫高,水从铺面、住户门前潺潺流过,中渠的水则从街中心流过。三道渠的渠埂以大石砌成,长年累月,被水冲刷成浑圆状,上面布满了青苔。三道渠水量不大,却常年流淌,日夜不息,浇灌着鹅毛口村东的菜园和麦田。

鹅毛口中街村东,有一石砌的阁儿,阁儿分上下两层,上层建庙,供奉诸路神仙,下层有三个洞儿,三条渠的水分别从三个洞儿穿过。中间的洞儿较大,巨石铺底,可行车马,两边的行人。阁儿是鹅毛口村一个标志性的建筑。鹅毛口有磨堂山、小磨沟,产石材,鹅毛口人善石工,盖出的阁儿虽不能和城里的亭台楼阁相比,却也宏伟壮观,雕龙琢凤,可惜毁于文革。南北渠的渠埂上,有十几株参天大树,绿荫覆盖,喜鹊在上面筑巢栖息,时不时地喳喳鸣叫。树下人们休闲纳凉,老翁下棋对弈,妇女纳大鞋底儿,孩子们则在渠上相互戏水。

1970年4月,我调回鹅毛口中学教书,当时鹅毛口大街三道渠的水还是日夜不息,常年流淌。北渠的水从中街龙王庙下流过,一伙孩子们把手绢、帽子从庙西丢进渠里,然后再飞快地跑到庙东捞起,如此循环反复地玩。大约到了七十年代中后期,这股水才逐渐减少,以致后来完全断流。

鹅毛河从鹅毛口村流出后,分为四支,分别向东北、偏东北、正东和东南方向流去。其中向东北方向流去的一支是主流,经于家园、秦城、霸王店、里八庄、柳东营、东作里、下寨、陈庄、海北头、清泉到神嘴窝注入桑干河。第二支经北七里寨流向怀仁城的小河湾、三里河。第三支经南窑、北窑、西小寨流入怀仁城的南沙河、北沙河。第四支经南窑村、全福寨流到怀仁城西南的五龙洞、城东南的五里滩。鹅毛河下游的这几条支流,在沿途村庄又形成了大小不等的池塘,其中较大的有霸王店塘、里八庄塘、柳东营塘、下寨塘、清泉塘等。鹅毛口中街村东有一池塘在一门五代举人杨武元门前,名大门圪叭。这里紧靠农田,树木掩映,灌木丛生,一株大柳树长在塘边,树枝婆娑,郁郁葱葱。每到傍晚,蛙声刮刮,牛羊咩咩,鸟鹊喳喳。于家园当街有一池塘,叫麻湖堰,不管天旱雨涝,每月由鹅毛口放水三天,保证池塘水满,浇田灌园。

过去的怀仁县城不大,是雁北地区最小的一座城池,城池虽小,但却十分秀美。它西依清凉山、鹅毛山、七峰山三座大山,南傍黄花梁,东傍镇子梁两道大梁,城内南有南台,北有北台。这些山脉凉台迤逦起伏,如奔牛卧象,龙腾虎跃,环拥小城。

修建人民公园时,发现地下有一又深又宽又长的砂砾河床,说明很早以前这里有一条大河纵贯东西,这条河应该是鹅毛河的中下游。县城北还有一条河纵贯东西,那就是小河湾。穿越怀仁县城西也有一条河,南北走向,路南叫南沙河,路北叫北沙河,也叫南北油沙沟。城西二里有二道坡,坡下有沟,老辈人说沟中有河叫二道坡河。城北三里有一村庄,叫三里庄,村中有一小河叫三里河,城北还有一条纵贯东西的沟叫北涧沟,老辈人说,沟中也有河,叫北涧河。城西南十多里有一五龙洞,有人叫五龙海。传说这里驻有五条颜色不同的龙,专管人间降雨,年年有人请龙祈雨。我小的时候,多次到这里请过龙王。各村请送龙王有一套非常规范、严格、虔诚、传说的程序,每次乡员认真践行,否则心不诚,就不灵。城东五里有一滩叫五里滩,老辈人说,过去那里有一规模较大的塘,和城西的五龙洞相对应。怀仁城东南有一村叫南七里寨,那里有一条河叫南七里河,西北有一村庄叫北七里寨,那里有一条河叫北七里河,两条小溪,环城而流。县城南还有一桥一河,桥叫万金桥,河叫磨道河。

这些河沟滩塘,有的纵贯小城,哗哗流淌,有的横卧小城,水波不兴,给小城平添了一些灵气和秀色。

鹅毛河是上天赐予怀仁人民的母亲河。它以乳汁般的甘露,净化尘埃,滋润万物,扮靓城乡。一头头一匹匹牛马驴骡,劳作归来,在池塘边饮水,一群群一只只羔羊鸡鸭拥挤在河边争水,一块块一片片久旱的禾苗喝足了水,精神抖擞,一片葱绿……

三、兴水治水,永恒的主题

怀仁素有“三口一园”之说,鹅毛口即为三口之一口,一园就是于家园。两村相距八里,那里几千亩耕地都是梯田,都是用鹅毛河的洪水淤澄而成。从东向西,平展展地一片连一片,一堰比一堰高,地圪塄多用石头和泥土砌就,高大而结实。地的南(北)头,有一道两米多宽的水渠,每块地的渠口都筑有一个土石杂木“挡水夹子”,地下为砂石,上面覆盖着鹅毛河发洪水冲积下的腐殖土,这种土如同东北的黑土地,适宜农作物生长。

一代又一代居住在鹅毛河畔的人们,以愚公精神把山洪从大渠、小渠引到地里,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一分一分,一亩一亩地淤田澄地。他们一块一块把洪水冲到地里的石头搬出,又一担一担地把渠口的沙土担到洼子的胶泥地里,这叫移土垫地。这种地比川下的黄土地更肥沃疏松;大凡浇洪水的地不像浇清水的地容易结板。

每年六、七月间,人们锄耧过的庄稼,浇了洪水,地表覆盖一层淤泥,这层泥不仅保墒,还能压制住杂草的生长。那里的人们每浇完头趟洪水,就再不用锄耧施肥,单等秋后收粮食了。

过去的鹅毛河,每年到夏秋之间,多则十天半月,少则三天两天,总要发一场洪水。洪水一般可分为小洪、中洪、大洪和暴洪。

山洪一来,村里人们都坐不住,男人们纷纷扛着铁锹,往地里跑,抢浇洪水,特别是头场洪水。如果你提前做好“工事”,浇完一块地只需几分钟、十几分钟的时间,如果耽误了时间,水流过了你的渠口,想在水中筑夹子,挡渠口,那是很难的。旧社会因为抢洪水,人与人,村与村,打架斗殴,甚至闹出人命的事常有。

女人和老人孩子们则齐集坝头堤上,观看这气势磅礴、汹涌澎湃的头场山洪。如果遇到发大洪或特大洪水,那气势、那力量比观看壶口瀑布壮观多了。山水头儿如同一条黑压压的苍龙,从鹅毛口山峪中奔泻而出,惊涛骇浪,闷雷般的吼声,令人心惊肉跳,目眩头晕。

1931年7月29日,“水淹王卞庄村”就是一次暴洪造成的,听起来,人们至今心有余悸,毛骨悚然。那山洪头儿变为黑色,夹带着巨石、树木、杂物,冲到王卞庄村后,不是向下泄,而是逐渐增高、增厚,直到漫过护村大坝,冲入村里。顷刻间,全村的房屋、牲畜、财物等全部被吞噬掉,来不及躲藏的人们亦被卷走,有的人见势不对,躲到高台上的庙内,才躲过一劫。损失之巨,情景之惨,令人心寒。有的全家未逃出一人,有的虽本人逃出,但父母、妻子、孩子、房屋、衣服、粮食等被冲走,有的身负重伤,奄奄一息,有的被冲到下游,暴尸在被淹的农田里…… 

水淹王卞庄后,人们更加重视对鹅毛河的治理,年年岁岁,开山取石烧灰,打坝修渠造田,兴水、治水成为永远的主题。

1946年,当时的怀仁县国民政府在鹅毛河上游修建了一条“官大渠”,把水引到北七里寨,在那里造出了上千亩好地,修这条渠的时候,当时的恶霸士绅强占农田,毁坏青苗,还逼死鹅毛口一村民。

1948年,鹅毛口村杨德隆、杨建林、杨三喜率众修了一条“富民渠”,把水引到鹅毛口村东的黑里寨、珍珠园、杨家坡一带,在那里澄出了两千多亩水浇地,同时,还率北窑村的村民改造了七千多亩的旱田。杨德隆由此被群众推选为怀仁县政府参议员,协助政府管理水利工作,后政府又派他到大峪河治水,他又率那里的村民修渠淤田,将大片旱田变为水浇地。

1950年春,鹅毛口村村长杨有魁在乡村干部陈士连、陈占的支持下,发动民众,在原有的基础上,重修了鹅毛口的护村大坝,加高加宽加长坝体。这年秋季,发了一场特大山洪,新修的护村大坝挡住了肆虐的洪水,保住了群众的生命财产。杨有魁受到群众的拥护,被推选为乡、区人民代表,并出席了全省劳模大会,察哈尔省省长张苏为他颁发了劳模奖状。

时近七十年代,刘日观在鹅毛口公社当书记。这位刘书记走遍了全乡的村村寨寨,人们都认得他,他也熟悉全乡的人。他当书记正赶上农业学大寨,村里的大喇叭常常能听到他的声音:“全体社员们,洪水下来了,快去浇地!”喊完,他和社员一样,头戴草帽,身披雨衣,扛着锹,挽着裤腿向地里跑……

在他的带领下,鹅毛口河湾筑起了两个庞大的防洪闸门,长、宽、高均在十米以上,每个闸门安了六、七个分水闸,闸门的胃口真大,能吞进半河的洪水,也能吐出来。这两个闸门高大威武,昂首挺胸,屹立河边。现在这两个闸门还在,只是破坏严重。我觉得应该把它保护起来,因为它见证了当时的风雨,是记录那个年代的物证。

刘日观还带领当时公社的社员,在多数村庄修起了大小不等的大坝、大堤,为这些村澄出了不少淤泥膏地。

中街村的孟祯当时任大队书记,1973年,他带领群众在原坝头塘上方打了一眼大口井,从这口井里冒出桶粗一股清泉,安装几台水泵日夜抽不干。这口井在以后的七、八十年代发挥了重大作用,人畜吃水,灌溉农田,社员视为命根子。起初中街人使用,后来中南北三个街轮流使用,一直使用到2000年以后,最终因水枯而弃用。

当时,北街大队的书记杨德贵见中街打出了水,也率村民在河北侧打井。刚开工没几天,井下塌方,杨德贵和另一社员被压井下,这位年富力强、胸怀大志的农村干部,为找水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在鹅毛河治水史上,有成功的经验,也有失败的教训,最大的教训是1973年的截潜流。当时有人认为,中街打井成功,证明鹅毛河下有一股巨大的潜水在流动,如果把潜流截住,引上来,那该多好啊!善良的愿望,美好的憧憬,丰富的想象,造成了我县水利史上一次重大的失误,鹅毛河经历了最大的一次人为创伤。


网友评论:
我也评论:

热门推荐

关于怀仁588信息网 | 法律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Copyright ® 2007 - 2014 怀仁588信息网 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