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新闻资讯
视频新闻
信息
房屋出租
房屋买卖
人才招聘
求职简历
征婚交友
二手车辆
出售求购
商家信息
怀仁
怀仁特产
怀仁景点
怀仁美食
怀仁名人
怀仁历史
怀仁民俗
怀仁民歌
便民
公众微信
便民电话
违章查询
怀仁Q群
公交线路
查公积金
购物
今日上新
9.9包邮
超人气榜
网站首页 >> 怀仁历史:怀仁老街-永宁寺巷(图)

怀仁老街-永宁寺巷(图)

2011-04-01 15:27:09 浏览:2040

怀仁古韵-怀仁588信息网

怀仁县域内有两处永宁寺。

一处是清河乡、南小寨村的永宁寺。据传说这座寺院始建于元代,民间有句俗语,叫做“先有中佛殿,后有小寨村。”中佛殿是永宁寺里大雄宝殿前的一座佛殿。可见其寺院年深日久矣。现在留下的殿宇建筑,根据寺内碑文所记,当是清代乾隆年间修葺后的遗迹,在怀仁境内算作一流的大寺院,好多信徒、大施主都是从内蒙、河北、天津一带过来的。文化大革命中寺院败落,几百尊鎏金铜佛毁于一旦,人迹全无,住持和尚远走他乡。~九八八年贯彻落实《文物保护法》,县政府公布其为县级文物保持单位。之后,由于县域内佛教活动的兴起,村民们自发捐款,申请县文物管理所批准后,又逐步恢复之。到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寺院在维修保护的同时新建了山门、万佛殿,香火日盛一日。

另一处永宁寺院就在县城内、四牌楼正南的一条巷子里,这巷子也就以寺为名了,称永宁寺巷。寺院的碑刻早已损坏,始建年代不详。据实物推测,当属明末清初之建筑,规模略逊于南小寨村永宁寺。进了寺门,面前是三间过殿——相当于南小寨永宁寺的中佛殿,后边是大雄宝殿,都是高台建筑,东西两边有配殿及僧房,总面积不过亩把半。那时候老城里人一般都按寺院的方位称之为南寺,很少有人叫永宁寺这个名字。所以从四牌楼到寺院这一段距离的巷道,人们也不叫正式的巷名。多是为了顺口省力,称其为南巷子。

如果严谨的说,这座永宁寺院也不在永宁寺巷之内,它的位置正好是永宁寺巷与大南街相交汇形成的丁字的横头上,大南街的南侧,直抵南城墙根。

怀仁古韵-怀仁588信息网

城里这处永宁寺虽比不上南小寨永宁寺的香火旺,但周围的建筑、民居把它陪衬的人气旺盛,也不亚于南小寨永宁寺。前有四牌楼,那是全城的中心地段,左有龙泉街的龙王庙,右有南菩萨庙、火龙庙。特别是寺院的前左角有花园,前右角有明代廉臣王汝濂的故居。俗话说:“媳妇不好送亲的多”,这些建筑为永宁寺增色不少。

怀仁古韵-怀仁588信息网[!--empirenews.page--]

王汝濂故居和花园两处正门虽不在永宁寺巷,但故居的西墙和花园的东墙正是永宁寺巷的东西两边。它们进深尺寸近七十余米,占到了永宁寺巷全长的一半。可真是老城里的大型民居建筑了。

王汝濂故居是如今的大南街三十九号院,是一处三进院落。中院、后院原来都有二层阁楼,旧时人们多称这个院为楼房院。除了有二层阁楼外,中院和后院的一些房里边还有夹墙,正房和东、西配房下层都有木廊子,这些设置多像晋南一带的富宦人家的居室。前院正房高大宽敞,堂屋有厅可通向中院。屋顶是双出水,布瓦盖顶,五码隔扇门,四个柱头上都有一斗三升的柱斗拱。拱的装饰作用不大,只是为了托撩檐枋,前檐高而深。窗棂高而式样别致。东西主房问的窗户在主区上又设一个五十公分的小区,里边是传统的贯圈金钱窗棂式样,现在仍保存完好,极为秀气,这是清代居民建筑绝没有的风格。前院偏东南角有一标准的广亮大门,朱漆铁钉门扇,大门与前院间有一砖拱小门隔开。

《明史·舆服志》载“庶民庐舍洪武十三年定制不过三间五架,不许用斗拱,饰彩色”,这种定制一直延用至清代。

以上种种,足以下定论,此院才是王汝濂的故居。可以校正《县志》所记王汝濂故居在铁门巷之说。

王汝濂故居的西边,永宁寺的左前方是花园。这花园之名是人们不知就里的一种称谓,实际上是王家祠堂。王家祠堂最先设在大南街伙大门1号院,三问享堂不同于一般,砖、木、石雕饰华丽,但院子空间不大,那时从永宁寺巷西到老爷庙巷东这一角都是王家的,所以后来又改建在永宁寺巷西南角,建了新的祠堂,据王家族中老年人讲,上世纪五十年代春节过年城里王姓人家还在这里请亡灵。祠堂内北面有祭祀祖先的殿堂三间,起脊布瓦悬山顶,高大气派,内有彩画,神位,碑记。东西两边有守护管理人员用的厢房,傍西侧有水井。院中有草木花卉、果、杏、树之类,每到春夏,各色花应时开放,可真如花园一般。院内还有一株古柏,王汝濂曾赋诗一首《咏家祠古柏》。

翠柏当中植,节操贯四时。

生来原一本,南北多分枝。

怀仁古韵-怀仁588信息网

《怀仁新志》译文说,家祠有一翠柏四时常青,本为一根到大却分成南北两枝,这是照字而解,不知其二。真正的诗意是:前两句是他奉行的为官之道和做官一世的自喻;后两句是借物喻情,用古柏分枝暗喻他兄弟二人不同境遇及兄弟情份。[!--empirenews.page--]

王汝濂有一胞弟名王汝浃,字见田,嘉靖四十三年甲子科举人,后屡试不第,遂无意于仕途。行吟于泉石问,痴爱恒山名胜,泊居浑源恒山,积学能文,著述甚丰。“清凉十里彩云堆,好景偏宜首夏来。山色不随春色去,花颜因向笑颜开。”就是他留下赞美怀仁清凉山的名句。王汝濂借家祠古柏慨叹兄弟两个的人生道路,一个官运极佳,一个无意仕途;一个居官多生活在南方,一个泊居赋闲塞北。真如这株翠柏一根而长大分为南北两枝,这才是他作这首诗的真实思想感情。兄弟二人天各一方,各走一端是他没有想到的。家祠堂内焚香祭祖,抬眼望柏,触景生情,不禁咏叹。

但他还没有想到的是:他的故居在几百年后,中国一个特殊的历史时期里,在“公社食堂化,农民管理军事化”的口号下,竟然成为城内农业生产合作社几百口人的大食堂。

“食堂化”是上世纪1959年——1960年华夏大地在“共产风”“浮夸风”形势下产生的一个怪异的短命产物,要让妇女们从灶台旁解放出来,让农民们过军事化生活。集体劳动,集体吃大锅饭。王的故居一下子就被选中,办起了大食堂。全城内农业社的农户男女老少一日三餐都要从这儿领取——人们叫“打饭”。每到吃饭时辰,永宁寺巷内川流不断的提着饭罐的人群,来来往往都是急切的心情,拿上计划好的大队食堂印制的饭票忙着来窗口打饭,一个痛苦的现实是,所领取的饭菜不足裹腹!

食堂化之年正是浮夸风之后的自然灾害严重之时,粮食状况极为紧张。市场犹如气血不足的病人,商品极度贫乏。一切商品凭证供应,二分钱一盒的火柴也不例外。油、蛋、肉甚至连蔬菜都是不能轻易吃到的,粮食和副食品那是拿钱买不到的特级商品。那时候商店里一个月饼要二两粮票,一毛二分钱,黑市上要一块二毛钱才能买到一个,而当时一个职工的工资平均在35—45元之间。野地里的老牛革、榆树皮已是农民们的盘中餐。

上世纪五十年代国家对粮食实行统购统销后,紧接着农业集体化、公社化,土地、粮食高度集中,严格管理。华夏大地衍生出一个新词语叫“口粮”,而且随着后边又加出两个字“标准”。口粮标准就是以人定量,大人为十成,一年360斤毛粮。小孩有五成的,有七成的,长到十三就可吃足成。那时候咋就不懂的人与人的食量是绝对不会相同的,男人和女人不同,体力劳动重的和轻的不同,天生大肚汉和身体瘦小的不同,尤其是孩子们的饭量和年龄绝对不是成比例的,有时甚至比大人还费饭。[!--empirenews.page--]

怀仁古韵-怀仁588信息网

从食堂打饭回家后,一部分家庭还维系着正常秩序,男人下地劳动多吃些,孩子们不懂事多吃点,最苦的是作母亲的。有些家庭为这点饭夫妻分家分食之,父子失情分食之,有的动用起计量器——秤,来精确按斤、两分开吃。人类固有的自私劣根性被无奈的客观现实逼的暴露无遗。

其时,农民们家里一点折垫都没有了,在自然灾害袭来时束手无策。原本不应当这样,中国农民对备荒是有着丰存补欠的优良传统的。孰不知前年镇里的一位领导突发奇想,要全城的非农户到北街住,全城的农业户到南街住,意在便于管理。这股换房住的共产风虽未形成十二级台风,只吹了几天。但好多人都沉不住气了,自行下手找换房对相,深怕自己的北房、砖瓦房,弄不好换成了东南房、泥土房。这样,好多农民家里藏留下些存粮都忙着吃光了,深怕在换房时暴露出家有存粮,显出自己对党不忠而遭袭是非之说,这就极大的降低了抗灾能力。、

那两年,农业户几乎没有新生婴儿出生。

那两年,食堂男炊事员是姑娘们找对相的首选人员。

从那时起,非农户和农业户的差别一下子明显开来,且越来越严重。

如果王汝濂得知这状况是否又会在慨叹之余,吟诗记之?

一条永宁寺巷,引出了一位明代廉臣王汝濂和对他故居的重新论证。

王汝濂,字道原,号屏川,生于1 524年,卒于1 597年。明代隆庆五年进士,曾任户部陕西清吏司主事,陕西按察司兵备副使,户部渐江清吏司员外郎。县志载史评“学而优登仕,廉能畅誉,志憨且端,才优而敏,蜚声廷对,分管财赋,厥任甚重,非其人不称也”等等,朝野对其多有赞美褒奖之词。

怀仁古韵-怀仁588信息网

如今其它遗迹已无,除故居之外能追忆之事只剩下怀仁城人人皆知的王家坟,王家坟在万金桥的起凤坡,怀仁城的王、何家堡的王后代无数,还有一块史料性的王汝濂“奉天承运”石碑。有好古者尽可去永宁寺巷南头看一看王汝濂的楼房院,去读一读万历皇帝褒奖王汝濂的碑文。

正是:

[!--empirenews.page--]

明代古迹好景色,永宁寺巷故事多。

追思小城千古事,后辈抚碑自评说。

家搬到大南街之后,我每天上学放学都要经过这条巷子。其时拐角处的花园(我不知道那就是王汝濂的家祠)已经拆倒,正在兴建一栋二层小楼——城内大队的新办公地。巷里的二号大院我有些印像,现在父亲还常常回忆起在那里的劳作生活。在那个大院里,他喂了整整五年牲口,也就是一名光荣的饲养员,晚睡早起,铡草出粪,其中的辛苦绝非言语能够表述。

永宁寺巷通头都非常齐整,两面都是严丝合缝的砖裱墙,墙头上有用瓦砌的极漂亮的漏窗,一窗一式,富于变化。奇怪的是,挺长的巷子里气派的大门却没有几个,平崭崭的墙壁一味的延伸,显得有些冷清。小时候不知就里,后来才知道这便是所谓的深宅大院。现在去看看,历经沧桑的老屋依然挺拔,斗拱简洁,窗柱朴实,色泽沉稳,气宇轩昂,是典型的明式作派。

这巷里有两个老汉,他们的音容笑貌深深地烙在我童年的记忆之中。

一个姓安,好像和我们同宗。他个子不高,须发皆白却面如重枣,好像是因为爱喝酒,常年戴一副墨镜。他通年住在城内大队的队部,每天早上七点半准时打开广播,用高音喇叭宣传法律知识,其实大多是读报纸。就因为他准时,上小学时我就一直把它当表来使,他一开讲我就出发,五年中一点法律也没记住,却从未迟到过。后来,我家又搬了,他还一直讲,并且受到省级的表彰,上电视上报纸,很风光。另一个老汉姓张,也是个饲养员。他牙没的早,也掉的干净,瘪瘪的嘴巴看上去老在笑,却少有人和他往来。他俩个脾气怪,脾气大,属于怀仁人所说的“捩性人”,奇怪的是他们对我很好,一见我就笑,像其他长辈一样模我的头,关心我的学习。因而我不能理解人们对他俩的议论,特别是张大爷,我怎么也看不出杀了老婆的他有什么可怕之处。

终于,我明白了,我明白了他们为什么对我好,为什么对我那样和善。

怀仁古韵-怀仁588信息网

我的父母是极善良的。两个老汉都是孤老,脾气又古怪,大家都离的远远的。他们的衣服破了,母亲帮他们缝补浆洗;家里偶尔改善伙食,父亲总把他们叫来,以至于我那时一直把他们看作是家中的成员。不夸张的说,我们并不宽裕的家有一个油花,就会自然地分出半个来给他俩。所以我坚信,即使是在夫妻秤饭,父子分灶的非常时期,我那善良的父母也会自然地照顾他们。[!--empirenews.page--]

虽然,我父母的行为实在是普遍,可是大爱无言,沁入心脾,两个老汉对我的喜爱,就是对父母仁
爱之心的最好回报了。

网友评论:
我也评论:

热门推荐

关于怀仁588信息网 | 法律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Copyright ® 2007 - 2014 怀仁588信息网 版权所有

晋公网安备 14062402000024号